多伦科技

多伦科技

多伦科技-五粮液机场

江苏骏诚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骏诚科技”)创业板上市将于8月4日进行审核。公司本次募集资金5.5亿元,其中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但骏成科技在自身“缺血”的情况下,频频向大股东分红。2017年9月至2020年12月,公司共分红5次,共计分红6690.8万元;几乎都落入了应发祥和博于娟的口袋。本次发行前,双方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95.04%的股份,但出于双方获得分红的目的,未披露上市申请材料。

产品库存、未缴公积金、股东简历等诸多信息数据不合逻辑,信的真实性存疑

多伦科技-违章停车

招股书显示,公司产品有单色液晶屏、单色液晶模组和彩色液晶模组。

以2020年为例,招股书显示,上述三种产品的产销率分别为98.88%、98.35%和106.78%。

招股书显示,2020年单色液晶屏产量为7852.53万块,销量(含自用数量)为7786.95万块,因此今年新增库存为65.58万块,该产品单位成本为2.29元/块,因此今年新增库存为150.18万元。同样,根据单色液晶显示模组的产销情况和单位成本,可以计算出2020年单色液晶显示模组新增库存为270.35万元。

多伦科技-崩盘

2020年彩色液晶显示模组产量5.82万片,销量(含交易量)9.67万片。然后,当年新增库存为(销量-贸易量-产量)-0.39万件。招股书未披露其单位成本,但披露其当年单价为165.31元/件,毛利率为12.01%,则其单位、

那么,2020年,公司全部产品新增库存为363.8万元。

但招股书披露,2020年公司库存商品1659.76万元,发出商品322.82万元,合计1982.58万元;与2019年相比,库存和发出商品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28.23万元,导致差额392.03万元。

多伦科技-医改政策

那么,公司2020年300多万元的库存增长去了哪里?因此不能排除公司2020年的存货数据也存在虚构的嫌疑,可能需要公司做出合理的解释。

此外,公司欠缴公积金的金额也是虚构的。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未缴社保人员分别为279人、188人、145人;2018年、2019年员工主要是不愿意缴费,2020年主要是退休再就业,当年退休再就业117人,比2019年的67人激增50人。未缴纳公积金的人数分别为871人、398人和319人,主要原因是员工不愿意在三年内缴纳。不知道这样的员工是“真笨”还是“假笨”。

财务参考指出,每年披露未缴纳社保和公积金的退休员工人数仍不一致;在本报告所述期间,46名、67名和117名退休雇员被发现未缴纳社保,43名、60名和114名退休雇员被发现未缴纳公积金。

多伦科技-随意贴

报告期内,俊诚电子所欠社保和公积金合计金额分别为591.38万元、384.92万元和118.53万元,三年累计节省1094.83万元。

然而,这样的数据仍然可能被隐藏。以2020年为例,未缴公积金职工人数为319人,未缴金额为75.34万元,相当于当年每名职工所欠金额为2361.76元。按照最新标准(5%工资),未缴纳公积金员工年薪为47,235.11元,较2020年最新生产员工年薪62,300元减少30%。

财务参考发现,公司股东简历也出现了“道口”。2019年4月,云汇六号与公司及原股东签订增资协议,同意以8.60元/股的价格认购公司新增股份270万股,合计增资2322万元。与此同时,双方还就上市安排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但时隔半年多,对赌协议被解除。

多伦科技-通货紧缩

值得注意的是,云汇6号持股比例为4.96%,是否存在规避5%股东相关承诺及关联方认定的情形。据了解,云汇六号实际控制人陈晖与实际控制人薄于娟是大学同学,相识多年。

根据公司披露的陈晖简历,1993年9月至1996年6月,在深圳市新天方咨询有限公司企划部担任分析师;1996年7月至2001年3月,任深圳市邰方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投资经理.

但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深圳市新天方咨询有限公司未发现该企业信息,而深圳市邰方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3月,比陈晖起步时间晚了16年。

多伦科技-农业产品

此外,公司

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提交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与此次上会稿存在多出差异。

《公开转让说明书》未披露句容先河为公司关联方,未披露与句容先河的关联交易,而上会稿显示,句容先河为报告期内实际控制人薄玉娟母亲的妹妹的配偶苏海曾控制的企业,并披露双方的关联交易;《公开转让说明书》未披露句容市骏杰电子有限公司、句容骏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江苏 聚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关联方,而上会稿显示,句容市骏杰电子有限公司为实际控制人薄玉娟母亲梁忠芝曾控制的企业,句容骏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为报告期内实际控制人应发祥曾担任董事的企业,江苏聚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实际控 制人应发祥担任董事的企业。

多伦科技-晨勃

同时,《公开转让说明书》与上会稿在对于应发祥、薄玉娟、吴军、魏洪宝及王晓慧的简历均存在不一致。

句容骏升被贱卖商号被滥用,境内外价格差异显著毛利率与同行差异较大

资料显示,句容市自1997年起通过招商引资政策先后引入港资企业句容骏升及句容骏科,两家企业均为液晶显示器生产企业,且均由柯瑞斌等中国香港籍人士持股和管理。

多伦科技-优生活

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句容骏升及句容骏科自2009年起外销收入大幅下滑,造成业绩大幅亏损,经营活动陷入困境。而此时,薄玉娟等14名原句容骏升管理团队离职另起炉灶,设立了骏成有限(公司前身),承接句容骏科的资产和业务,继续从事STN-LCD产品的生产及销售,却同时,兼顾句容骏升的经营管理,类似于两块牌子一套人马。

财经参考注意到,发行人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发祥1997年9月至2012 年12月期间,历任句容骏升副总经理、总经理;实控人薄玉娟1997年9月至 2012 年12月,任句容骏升副总经理;通过持有骏成合伙15.90%的认缴出资份额间接持有发行人5.97%股份的股东汤小斌2000年8月至2009年9月,任句容骏升销售总监;应发祥、许发军、孙昌玲、吴军、郭汉泉、魏汉宝等全部六名非独立董事全部曾任职于句容骏升,三名监事中张成军、张伟丽二人亦曾任职于句容骏升。

不过,曾14名创始股东打下的江山最后成就了应发祥、薄玉娟夫妇,发行前,双方以95.04%的持股比例享有绝对的话语权。

多伦科技-股市开户

另外,句容骏升与公司还存在客户和供应商重叠。2016 年,双方共同的客户为香港骏升科研、深圳科陆电子有限公司,发行人对其的销售金额合计为3,014.92万元,句容骏升对其销售金额为1,396.28万元。

2016年,双方共同拥有深圳市盛波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等9家供应商,发行人对其采购金额为5,495.27万元,句容骏升采购金额为2,753.58万元。

2017年,曾作为发行人兄弟的句容骏升成了公司的“儿子”。公司于2017年10月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骏成收购香港骏升100%股权,以实现对香港骏升境内子公司句容骏升的间接收购,收购价格为2,000万元。

多伦科技-1986

而收购前句容骏升前一个会计年度的资产总额为8,475.91万元,营业收入为13,678.89,净利润1,038.87万元,而经评估句容骏升全部权益价值为3,257.99万元,那么这两千万是不是少了点,这价格是否公允?

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或为了获取客户收入,还免费将商号给他人使用。

公司第一技术服务商香港骏升科研就使用了公司“骏升”的商号。报告期内,公司共向其销售收入分别为5,211.01万元、5,584.36万元和3,680.97万元;同时由于公司议价空间较小,因此向其销售产品的毛利率还低于其他客户。另外,2013年9月23日,香港骏升科研实际控制人张忠良将香港骏升科研5,000股股份以1港元的价格转让给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应发祥,应发祥为其代持。

多伦科技-期货行情鑫东财配资

除香港骏升科研外,公司还存在一家客户使用与发行人或其子公司相似名称,为上海骏成特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骏成特显”)。资料显示,骏成特显实际控制人张泓在液晶显示行业从业多年,积累了较多的下游客户资源。发行人及子公司自2006年起一直与张泓控制的上海东瀚微电子有限公司发生业务往来,主要销售产品为单色液晶显示屏。报告期内,公司向东瀚销售的金额分别为426.32万元、397.96万元和608.26万元,金额较小,占比均不足1.5%。

财经参考注意到,公司产品价格在面对境内的客户要普遍高于境外客户。且价格差异显著,差异最小的单色液晶显示模组在2019年的价格差异也达19%,而彩色液晶显示模组更是境内的价格高于境外6倍多。

多伦科技-期货怎么炒

对此公司表示,2019、2020 年度,彩色液晶显示模组境内销售单价大幅高于境外单价,主要系销售的具体产品尺寸、应用领域不同,境内销售的彩色液晶显示模组为大尺寸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电子领域,而境外销售的彩色液晶显示模组为智能家电领域的小尺寸产品。但公司彩色液晶显示模组的价格较公司为大尺寸产品的平均价格也高出50%。

另外,与同行秋田微相比,公司的产品价格也畸高,且高于其其50%。

多伦科技-放量下跌

报告期内,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30.53%、31.28%和31.91%,而同行的毛利率分别为21.83%、22.76%、19.93%,高于同行月10个点,且其逐年上升,同行却出现下滑。

骏成科技的毛利率虽然逐年上升,但在2020年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窘境。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45,362.04万元,较2019年的45,113.07微增了248.97万元,但2020年的净利润仅有6,850.12万元,同比下降了13.9%。

多伦科技-空头

随着公司收入的不断攀升,其应收账款也出现了水涨船高。2018年末至 2020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926.97万元、13,878.85万元和15,703.98万元,占2018年度至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96%、 30.76%和34.62%。

在应收账款中,公司面临一定的账款难于收回的情形。2020年,由于公司遇到了像深圳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北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和深圳赫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样的多次失信、陷入债务危机的客户,使其计提了997.19万元的坏账准备。

多伦科技-168配资导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