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亚尔

里亚尔

里亚尔-国海富兰克林

港口枢纽作为连接世界生产和消费的重要节点,在全球综合运输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今年以来,全球主要港口都出现了类似堵车的“死亡拥堵”。拥堵范围已蔓延至全球,并持续恶化。同时也带来了运费飙升、供应链效率下降等一系列连锁反应,给离岸供应链和世界贸易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各大港口升级调整刻不容缓。

今年3月,作为全球贸易“咽喉”的苏伊士运河,因一次航运事故而遭遇前所未有的拥堵。虽然一周后才彻底清除,但这次事件更像是全球港口和集装箱运输拥堵现状的大爆发,进一步将拥堵的延迟效应传递给了全世界。今年以来,全球主要港口都出现了类似堵车的“死亡拥堵”。从美国的洛杉矶港、长滩港,到荷兰的鹿特丹港、德国的汉堡港、英国的费利克斯托港、法国的勒阿弗尔港,拥堵范围已经遍布全球并持续恶化。同时也带来了运费飙升、供应链效率下降等一系列连锁反应。

物流巨头KuehneNagel打造的集装箱运输平台seapexplorer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9日,全球共有396艘船舶滞留港口,超过100个港口报告了拥堵等问题。但两个月前仅304艘船舶受到影响,凸显了当前全球集装箱港口超高压拥堵进一步加剧的局面。

里亚尔-退出

根据信息公司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集装箱船的停泊等待时间比2019年增加了一倍多。北美的情况恶化最严重。2021年5月,船舶平均锚泊时间为33小时,而2019年5月,船舶平均锚泊时间仅为8小时。港口大规模拥堵导致船舶排队、延误,挤占主要贸易航线大量运力,严重拖累航运效率。

根据CTS的数据,全球需求增长缓慢,只有北美出现了需求激增。当前的物流供应链困境主要是产能不足造成的,而不是需求普遍激增。例如,在跨太平洋航线上运营10,000标准箱船舶的运营商需要6艘船舶进行为期6周的往返服务。但如因航线两端港口拥堵造成延误一周,则需另增一艘船维持同样的服务频率。这意味着,即使市场上的容量增加了16.7%,服务的效果和水平也与不增加容量的情况相同。

因此,尽管各大集装箱班轮公司在主要航线上增加了一些运力,但持续的拥堵和延误仍然“吃掉”了增加的运力。与疫情前相比,市场净运力增长为负,这意味着即使全球集装箱船舶总数在增加,实际货物运载能力和运输效率却在下降。航运数据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全球9.6%的运力被港口拥堵和航运延误占据。

里亚尔-德基广场

航运分析人士指出,运力损失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而且随着船舶数量的增加,只会加剧港口拥堵现状,进一步增加延误时间。问题的关键是解决港口拥堵问题。

港口拥堵、航运延误导致集装箱运输短缺,推动运价飙升,呈现“一箱难求”“一箱比货贵”的怪景。截至8月6日,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飙升至4225.86点,较去年同期上涨4倍。海外港口继续拥堵,航运时间表的可靠性大大降低,导致更多的集装箱往返。国内中小出口商往往“一箱难求”。即使是低附加值的商品,运费率已经高于利润甚至商品价值。这时,托运人预订

机械产品全部出口欧美等国家的马浩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李东生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表示,虽然其产品附加值高,国外用户需求旺盛,但运费飙升、舱位预订困难等因素对产品的生产和交付产生了较大影响。北美和欧洲的很多客户都因为运费率和出货时间表,暂停下单或要求减缓现有订单的制造速度,以避免高昂的出货成本。

里亚尔-近视矫正

由于全球疫情持续反复,全球港口拥堵短期内不会得到改善,仍将是供应链的主要瓶颈。在航运市场上,“一箱难求”、“一箱比货贵”、“租大船运小货”等怪现象仍会频繁出现。

目前,在全球疫情的持续反复冲击下,全球航运已经满目疮痍,不堪重负。港口及相关配套设施运行效率低下、货车司机短缺、铁路运力不足、仓储空间有限、客户集装箱交返慢等各种原因,使得码头拥堵成为全球性问题。随着港口新一轮疫情的爆发,一系列港口作业被吹脱,导致供应链整体效率急剧下降。

近日,新西兰陶朗加港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导致11名船员和近百名港口工人紧急隔离。疫情导致大量码头工人停工,陶朗加港集装箱码头几乎瘫痪,使得目前超载的航运供应链雪上加霜。

里亚尔-企业一卡通

无独有偶,由于越南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恶化,越南最大城市、最重要的制造业基地胡志明市实施了强有力的防疫措施。大量服装纺织厂因疫情停产或减产,进出口货物转移缓慢。港口各环节人员减少,装卸能力下降50%以上,导致格洛丽亚港货物严重积压。集装箱滞留量一度超过10万标准箱。目前,格洛丽亚港不得不将更多的集装箱分配给其他较小的码头。

全球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港口的拥堵。如果全球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供应链企业生产仍将停滞不前,人员往来持续受限,港口长期满负荷运行将继续加剧港口拥堵和航运延误,供应链随时可能断裂,对目前仍保持生产的企业造成严重打击。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国际贸易的快速发展,港口拥堵已经成为各大港口的普遍现象。港口拥堵的主要原因包括船舶逐渐扩大、港口基础设施和码头工人短缺导致的效率低下、仓储设施不完善以及港铁联运和港路联运的基础设施

里亚尔-施拉格

不足,以及多式联运网络拥堵等多种因素。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暴发无疑成为大大加剧港口拥堵程度的“X”因素,并迅速传导到供应链的各个环节。疫情带来的港口“死亡拥堵”也使各大港口的升级调整迫在眉睫,如何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时代确保港口运营的张弛有度,除了更新和升级港口码头基础设施、修建配套设施等传统方式外,通过数字技术和信息手段优化管理运力和运输服务,提高港口运营的现代化和自动化程度以解决港口拥堵问题,或许可以成为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新趋势和新方式。

“死亡拥堵”何时休?或许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各国齐心协力抗疫成功,并努力推动港口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希望全球港口借助疫情这一催化剂,加速现代化和数字化发展,提高抗风险和抗危机能力,保障全球航运的风雨无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Baidu
sogou